禾豐故事

左手企業家  右手育種家

朱俊科:摸爬滾打10年,一個齊民之子的創業心路

農村大眾報記者  陳建志  通訊員  周新國  崔淑佳

 

    “如果我比別人看得遠,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英國物理學家牛頓的這句名言廣為人知。不過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本身就已經很難,而要抬頭挺胸看得更遠,那更是難上加難。

    對淄博禾豐種子有限公司董事長朱俊科而言,他如今就是站在了“巨人”肩膀之上,而且還要看得更遠。這個“巨人”的左肩,是他的母校——山東農業大學,“巨人”的右肩是他的恩師——山東農業大學教授趙檀方。因為他們用10年的密切合作,共同開創了淄博禾豐種業穩健發展的戰略格局。

    2015年12月30日,山東省農作物品種審定委員會審定通過了10個小麥新品種,而其中3個竟由名不見經傳的禾豐種業選育,且同次審定,這在山東省尚數首次。一時間,引起業界的關注。

為什么是禾豐種業?其成功的經驗呢?帶著好奇,乙未年尾,走進淄博禾豐種業,記者采訪了剛參加完淄博市十四屆人民代表大會返回臨淄的朱俊科。

回  歸

    朱俊科科班出身。

    2001年9月,朱俊科從山東農業大學畢業,被恩師推薦到淄博市農業局下屬的淄博市大地種業有限公司。當時,公司不想要人,但礙于老師推薦的,勉強把朱俊科留下試試?;蛟S是考察他,讓他到公司代管的生物工程研究開發中心去喂牛。

    用來供胚胎移植的20來頭牛,由朱俊科一人侍候。早上他要先讓牛吃好吃飽,自己再吃;給牛喂水,打掃牛欄,清掃牛糞。白嫩的學生手上磨出血泡,苦不堪言,但朱俊科咬牙硬撐著。

    朱俊科用心肯干、吃苦耐勞的精神,贏得農業局領導的信任。時任淄博市農業局局長李奎封說:“朱俊科從工作到人品都是非常優秀的。”于是朱俊科結束了僅三個月的牛倌工作,正式調入大地種業。

    朱俊科學的是食品加工專業,對于農作物種子繁育等技術,除了在學校時聽到老師們提到的知識外,幾乎沒再接觸過。

    為此,朱俊科把自己當作一個“小學生”,別人不愿意干的活,他能干的都會認認真真去干好。憑著好學、勤勉和能干,幾個月后,朱俊科便被提拔為經理助理,隨后又當上了副總經理,成為農業局歷史上最年輕的“領導干部”,分管種子生產。

    上任不久,朱俊科碰上了最大的挑戰。當年雨水大,導致公司玉米制種基地的花期不遇,如果解決不好,勢必影響種子的質量和產量。朱俊科積極依靠公司科技人員,大膽采用人工授粉技術,解決了這個問題,不僅種子質量經省里檢測全部達標,而且種子產量由往年的畝產300多斤增產到470斤,成功打贏了關鍵的第一仗。

    公司又讓朱俊科接手小麥經營,在老師和同事們的積極支持下,當年小麥種子銷售就超過了40多萬斤,比最多年份的20萬斤翻了一番,又一戰成名。朱俊科威信很快在公司確立起來了,主管公司的生產和經營。

    2005年,朱俊科準備一展身手、大干一番了。這時,伴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種子法》的實施,公司進行政企脫鉤改制,擬讓他出任總經理。但由于改制后的公司機制、體制不夠靈活,朱俊科覺得自己不適合這種四平八穩的工作環境,他毅然決然作出人生中艱難的選擇:辭職,自主創業。

    他獨自回到家鄉齊國故都——臨淄創業。這在四里八鄉引起不小的反響,用他老父親的話來說:干啥也不能再讓他干農業,咋又回來啦??】飘敵跎洗髮W就是為了跳出農門啊。

    但畢竟朱俊科的血管里流的是農民的血。他滿懷著種子夢回到了生于斯長于斯的這方熱土。

 

創  業

    臨淄曾作為“春秋五霸之首、戰國七雄之一”的齊國都城長達800多年,是齊文化的發祥地、國家歷史文化名城,世界足球起源地。

    俗話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一方水土,是山川丘陵,還是水澤湖泊,水土形貌不同,生長在那塊土地上的人,也就稟賦了不同的個性氣質,形塑了不同的身材容貌,尤其是煉化出了人的不同個性素質來。一方水土在養一方人的同時,也就養出一批批優秀人才。朱俊科也在其中。

    萬事開頭難,路怎么走?朱俊科面臨決擇。

    “我上大學的時候,常從學校帶回新品種的種子給家里種,一畝地能多打一二百斤。后來,親戚朋友也讓我從學校里往回帶種子,帶回來的種子豐收了,他們高興,我也很高興。我那時的夢想,就是讓農民用上好種子。”朱俊科說。

    對,就從自己熟悉的種子業務開始,從農民的需求開始??可綎|農業大學幾位恩師和親朋好友資助,硬是湊起80多萬元,成立了淄博禾豐種子有限公司。

    “剛開始賣種子的時候,我們沒有資金,所有經營的錢都是靠借,騎著自行車去推銷,農民不信任、不相信我們。如果那時候不堅持的話,用不了一年就退出種子市場了。”朱俊科告訴記者。

    經過摔打,從市場中朱俊科深深悟到,必須擁有自己生產的品種,一是價格有話語權,二是種子質量心里有底。朱俊科在資金十分緊張的情況下,冒著風險抵押貸款,先后買斷了山東農業大學選育的山農8355、山農15、山農664、山農1135四個小麥品種和山農8號、泰玉D4號兩個玉米品種在山東省的生產經營權。

    有了自己生產的種子,又注冊了“齊都”牌。朱俊科建立健全了完善的種子質量供應體系和保障制度。他為了讓農民掌握科學的種植管理方法,“打通農技推廣最后一公里”,定期舉辦培訓班,邀請山東農業大學和市、區農技人員來基地向農民宣傳講解新品種新農技知識,每年累計培訓5000人次以上。

    通過培訓,使農民充分了解新品種新技術的先進性,并邀請當地和外地農民及農資銷售人員來基地參觀,通過觀摩人員的帶頭作用擴大了新品種新技術的推廣面積,加快了推廣速度,現在禾豐種業已成為周邊農民學習新技術、相互交流的中心。

    靠著禾豐種業的種子質量好,講誠信,價格公道,禾豐種業在當地很快打開局面。4年的時間,禾豐種業的綜合實力不斷增強,新建標準倉庫、營業房、種子加工車間,擁有種子加工流水線等種子加工設備和檢驗儀器等,從當初80萬元起家,注冊資金增資至560萬元。

    不幾年,禾豐種業搶占了市場的制高點。

 

創  新

    糧安天下安。

    在我國種植的糧食作物中,小麥的重要性怎么強調都不為過。山東是糧食大省,而小麥種植面積居首位。小麥豐則糧食豐,小麥歉則糧食歉,小麥收成的豐與歉舉足輕重,直接關系著飯碗里是否裝滿中國糧。

    “善弈者謀勢,不善弈者謀子。”種業作為戰略性基礎性的核心產業,是促進農業發展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的根本。朱俊科說,禾豐種業發展大計正如中國種業這盤棋局,不僅要苦干實干、穩扎穩打,把“子”落好,更要著眼長遠、胸懷大局,對“勢”有準確的判斷,尤其是對禾豐種業在全市乃至全省種業界有準確的把握和定位。他知道,只有科技創新驅動,才能增強禾豐種業的核心競爭力。

    秉承這一理念,朱俊科作了一次重大的決策,搞小麥育種。因為山東省小麥種子市場太大了,年均種植5000多萬畝,一畝地按最低播種量算,那就是8億斤左右,如果能占1%,就是800萬斤。

    選擇了育種,也就選擇了一條清苦而又漫長的路。

    從確定育種目標、選擇材料到親本組配、選擇變異,再到品系鑒定、優系篩選、產量比較試驗、區域試驗、生產試驗,直到最終的品種審定、推廣利用,整個育種過程一般要花上10年左右的時間,有的甚至長達20年。

    時間上漫長的跨度,并沒有嚇倒朱俊科,反倒激發了他身上的“犟”勁。“育種周期越長,期望值就越高,就越想不斷地堅持下去。”朱俊科說。

    選育新品種,難度最大的是種質資源的創新。種質資源是親代向子代傳遞遺傳物質的生物載體,其實質是植物的基因資源,是選育植物新品種的基礎材料,是育種的物質基礎。一個品種是否成功,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對種質資源的挖掘和有效利用,誰占有數量大、種類多的種質資源,誰就有希望在品種選育中做出貢獻并占有主導權,誰獲得成功的幾率就大。

    為此,朱俊科走了三步好棋:

    一步是建立了淄博市首家民營農業科學院——淄博禾豐種業農業科學研究院。這樣,禾豐種業就有資格和能力承擔試驗。至今,這家研究院承擔了山東省小麥、玉米新品種區域試驗、生產試驗、跟蹤評價試驗,淄博市農業良種工程抽檢種植鑒定試驗,以及小麥高產創建試驗、種子風險評估試驗等十幾項,并兩次刷新魯中地區小麥高產紀錄。

    二步是與高??萍紕撔潞献?。十年來,禾豐種業以山東農業大學為技術依托,加強與教授、育種專家開展合作,接收大學生進公司開展畢業實習和教學實踐,承擔了山東農業大學的最新科研成果試驗、示范任務,并與青島農業大學、山東理工大學等科研教學院所密切合作。

    三步是聘請著名育種家、曾于1997年獲國家技術發明一等獎的山東農業大學教授趙檀方為顧問。

    這三步棋在引進種質資源、選擇考察新品種、學習育種新技術上可謂事半功倍。

    認準了路,朱俊科一條路走到黑。即使在最困難的時候,他也從未想過要放棄。2011年到2013年是朱俊科育種最為辛苦、艱難的3年。

    禾豐種業的快速發展使這個躊躇滿志的34歲的總經理腦子發熱了,朱俊科對種子市場做出了幾乎是致命的預測,先是2011年造成600萬斤小麥種子大積壓,只好轉為商品糧,一年幾乎是白忙活了;2012年,全國性的玉米種子滯銷,上年盲目生產的一個玉米品種種子800萬斤,過了兩年還沒銷盡,造成600多萬斤的庫存。一時間要債的堵上門來,可育種科研工作又不能停,育種又是個燒錢的活,禾豐種業生存和發展開始變得艱難。那時,朱俊科幾乎想“歇菜”。真“歇菜”了,朱俊科就不是朱俊科了。這讓他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置之死地而后生。他說:“出路絕了,卻非絕無出路。我們沒有被困住,就是說方向是沒問題的。”

    面對經費短缺,朱俊科依舊咬牙堅持。他勉勵大家,“咱不管這些,生產上最需要、能解決實際問題的,還是常規育種。不管有錢沒錢,咱們先做。”朱俊科用成果證明了他的選擇。

    因為多了一份執著和堅持,后來朱俊科的小麥育種工作喜訊連連,一個個優質高產品種先后被選育出來。2014年,禾豐種業與趙檀方耗時8年合作選育的山農28號、山農27號兩個小麥品種通過山東省審定。由于兩個小麥品種被市場看好,禾豐種業重新煥發出勃勃生機。

    2015年,禾豐種業雙喜臨門,一喜是2015年小麥良種銷售量達到2900多萬斤,一舉創下禾豐種業的紀錄,僅山農28號就占了1500萬斤;二喜是由禾豐種業與趙檀方合作選育的山農32號、山農31號,和與淄博市種子站選育的齊民6號3個小麥品種同時通過山東省審定。這讓朱俊科抱了個金娃娃。

    從2005年開始創業至今十年,從最初恩師和親朋好友給湊的80多萬元,至目前公司注冊資本5000萬,擁有標準辦公樓、營業房3處,占地面積20000余平方米,建筑面積近10000平方米。擁有180平方米種子質量達標實驗室,5000平方米標準產品儲存倉庫,1000平方米種子加工車間,種子加工流水線3條、16套糧食種子烘干設備和1臺種子粗選機等先進種子加工檢測設備76臺(套)。十年間,禾豐種業從剛剛起步時的“小不點”,如今已居淄博市種子企業首位,被評為“山東省農業產業化重點龍頭企業”,跨入了山東省種業先進行列。

 

感  恩

    “我始終懷著感恩的心。”在采訪中,朱俊科幾次提到感恩之心。他要感恩的主要有三:

    一是感恩父老鄉親。

    “企業的發展壯大,離不開鄉親們的支持。企業發展了,回過頭來就應該感恩,承擔起社會責任。”朱俊科告訴記者。作為淄博市第十四屆人大代表的朱俊科,有著強烈的事業心和社會責任感。他說,“本著當代表、盡職責、做貢獻”的原則,應認真為人民辦事,與鄉親們保持密切聯系。

    近幾年來,朱俊科資助貧困學生、為老年書法協會贊助、為朱臺鎮的貧困村、貧困戶捐款以及免費提供種子、肥料、農藥等等,多不勝數。僅2015年冬天就向朱臺全鎮免費提供了4萬多畝地的玉米種,價值200多萬元,還對高青縣3個貧困村進行精準扶貧,為其免費提供玉米種、小麥種及技術指導,依托建立小麥原種繁育基地。

    多年來,禾豐種業一直堅持“優質廉價”的惠農政策,最大限度地讓利于農民。在良種回收上,禾豐種業的價格比普通小麥每斤高一毛錢。為了解決農民賣玉米難的問題,禾豐種業通過與山東齊御牧業合作,優先收購“德玉四號”玉米,而且價格普遍高于市場價。同樣是賣一噸玉米,“德玉四號”就能多賣五六十塊錢。農民不愁銷路,種植的積極性就更高了。

    隨著良種基地規模不斷擴大,禾豐種業合作社社員達160多戶,還吸納了一大批農村剩余勞動力就業或務工。朱俊科表示,公司即將建成9萬畝小麥種子繁育和優質糧食種植基地,屆時成為全省最大的小麥種子繁育基地,為淄博全面實現噸糧市做出積極貢獻。同時,再吸收100戶農民入社,為大學畢業生和鄉親們創造更多的就業崗位。

    二是感恩各級政府和領導。

    朱俊科深有感慨地告訴記者:“創業要有一個好的發展環境。禾豐種業從起步的那一天起,一直受到淄博市及臨淄區、朱臺鎮三級黨委政府高度重視。黨委政府主要領導、分管領導多次蒞臨公司檢查指導工作,農業、財政、科技等部門給予了大力扶持和幫助,才有了我們的今天。當時,辦公室、種子倉庫都是朱臺鎮政府無償借給的,我們才有了立足之地。”

    三是感恩山東農業大學和老師。

    談到自己的發展,朱俊科說:“是母校和老師給了我知識和力量,是同學們給了我理解和信任。”發展不忘母校,在創業道路上越走越好的朱俊科不斷地用實際行動回饋母校。幾年來,他先后為母校的“農學院學生實訓田總結篝火晚會”“農學院元旦慶?;顒?rdquo;“泰山學者杯英語大賽”等提供了贊助。

    “目前學生就業遇到很多困難,我盡可能地為同學們提供就業崗位。作為山東農業大學教學科研與就業實踐基地和淄博市共青團青年創業見習基地,禾豐種業一定會為母校爭光。希望更多的同學們來我這兒實踐,在這里播撒理想的種子,收獲成功。”朱俊科說?,F在的禾豐種業麾下,已有30多名高校畢業生就業,每年禾豐種業都接待近百名大學生在此實習實踐,為160余名大學畢業生提供實習和實踐崗位,培養了他們的實踐動手能力,為他們走向社會奠定了基礎。

    在禾豐種業里,員工彼此之間都親切地稱呼“同學”。剛從山東農業大學畢業來這里工作的成舒飛告訴記者:“我們這里的30多名高校畢業生大部分來自山東農業大學。朱俊科同學為我們搭建了一個良好的就業和創業平臺,雖然我們老家在不同地方,但‘禾豐’讓我們走到了一起。”那一年,“同學”“員工”心往一塊聚,勁往一塊使,參與山東農業大學主持的國家科技部農業重大科技成果轉化項目——“超高產面條小麥山農15號和優質高產栽培技術示范與推廣”的研究,出色地完成了任務,受到中國工程院院士、山東農業大學教授于振文的高度稱贊。

 

尾  聲

時值深冬。此時的大地開闊、靜寂,沒有了春的喧鬧、夏的急切、秋的盛譽,只有坦蕩和樸素,可以好好地端祥它、感受它。

在禾豐種業4000多畝成方連片呈棋盤型小麥原種田里走馬觀苗,邊看邊聊。

記者:“新審定的3個小麥新品種,能否經受住這幾十年未遇的寒流?”

朱俊科:“通過普查,現在地里的苗情長勢正常,沒問題。”他信心滿滿。

可不是嗎,在殘雪底下,那就要返青的麥苗,根的生命觸角,向下,緊緊擁抱大地,而心正躁動著,向上,永是對太陽的追求。

本文擱筆,已是乙未臘月二十八,新的一年來了。一元復始,歲序更新,禾豐種業又一次揚帆起航。

種子是常新的,禾豐種業必將常新!

我們期待著。

 

朱俊科(左)正在向中國工程院院士趙振東匯報小麥品種抗凍情況

版權所有©淄博禾豐種業科技有限公司     魯ICP備16014267號-1

電話:0533-7758566   QQ:3284681685

華正HUAZHN機構全案設計 0533-3199858 13355208276

 

福建11选5技巧稳赚